《那時候,我只剩下勇敢》靠演技創造票房和名聲

《那時候,我只剩下勇敢》靠演技創造票房和名聲

2015年2月10日

老天爺賞飯吃,奧斯卡影后瑞絲薇斯朋從小就喜歡演戲,她說因為自己喜歡編故事,所以說謊不用打草稿,常常把媽媽唬得團團轉也不用唸書。練就一身好本事的她星運也相當不錯,從《金髮尤物》躍升扛票房女星,2005年《為你鍾情》演技逼人勇奪奧斯卡影后,可以說是好萊塢名利雙收的吸金女。這次她在新片《那時候,我只剩下勇敢》卻捨金光環,扛著30公斤的行囊壯遊太平洋屋脊,一開始還想以報紙塞背包充數,最後為了講求真實,她二話不說把沉甸甸的道具直接背著上陣。而能讓瑞絲薇斯朋放下自己的原因,便是來自真實故事主角雪兒,「她本人完全就像在書中一樣充滿靈性並情感豐沛,言之有物、單刀直入並據實而言,就跟她的著作引人共鳴的特質一樣。」一談到此片就激動不已的瑞絲薇斯朋形容,《那時候,我只剩下勇敢》的故事彷彿一架太空梭,會帶領人勇往直前。

身兼《控制》與《那時候,我只剩下勇敢》監製 瑞絲薇斯朋在好萊塢呼風喚雨 一路從太平洋屋脊走上奧斯卡紅毯 入戲痛哭連真實故事主角也動容

今年幾乎可以說是瑞絲薇斯朋的幸運年,不僅她製片的《控制》狂掃全球票房3億6千萬美金,以製作成本6000萬美金的成本來說,幾乎3億入袋,而她主演也監製的《那時候,我只剩下勇敢》同時入圍金球獎與奧斯卡最佳女主角,再次印證了瑞絲薇斯朋獨到的眼光和優異的演技。但是從金髮尤物轉變成為脂粉不施的背包客,過程也相當有趣。

瑞絲透露,演出《那時候,我只剩下勇敢》要詮釋雪兒本尊充滿挑戰,「我說話的速度超快,但是因為要演出雪兒,我得放慢我的說話方式,一開始真不習慣。」同時她還承認說:「我原本把那個背包塞滿了報紙就打算這樣開始拍攝,沒想到導演一看覺得背包不夠沈甸甸,馬上請劇組人員把真實的道具全部放進去,我睜大眼睛看著導演說:『你沒有跟我開玩笑吧?!』」不過也因為這樣練出了好體力,也一路從太平洋屋脊走上奧斯卡紅毯。

在《那時候,我只剩下勇敢》演出現場,還原實況的程度連真實故事主人翁雪兒都非常吃驚,她說:「當拍攝瑞絲薇斯朋雙膝墜地而痛哭的段落時,我透過攝影機的螢幕看她演了四五次,每次我都跟著她一起哭,那種感覺非常怪異,因為她扮演的正是我,但同時瑞絲也在冥冥注定下演出來了,那就是藝術的力量。」對此瑞絲薇斯朋謙虛的表示,「當時一點都不容易,但就像到頭來成就了某件事一樣,能講述一個像雪兒這樣的故事,真是非常幸運。」正如同原著所說,人生中所需要的東西其實都能背在肩上,事實就是這麼奇妙,令人感到萬分解放,瑞絲維斯朋大讚,「這是很美的概念。」

深獲好評的《那時候,我只剩下勇敢》仍在全台熱映中,故事敘述父親生離、母親死別,家人也從身邊漸行漸遠,讓雪兒(瑞絲薇斯朋飾演)不得不在海洛因與陌生男人臂彎中尋¬求片刻慰藉,直到婚姻終究瓦解;她年僅二十六歲,生命就已陷入死胡同,再也無路可逃。¬揹起沉重行囊,傷心欲絕的她毅然踏上一趟長達一千英哩的遙遠旅途。沿著美麗又殘酷的太¬平洋屋脊步道,她一步一步嚐盡了孤獨的滋味,也終於面對自己張牙舞爪的心魔。

一個人也要出發

找到最好的自己

本日人氣0本週人氣0本月人氣1總人氣439

相關主題

那時候,我只剩下勇敢

那時候,我只剩下勇敢

Wild
奧斯卡金獎影后 瑞絲薇斯朋 【生命中的美好缺憾】蘿拉鄧 多倫多影展正式入選片 杜路萊德影展正式入選片 真人真事改編 故事父親生離、母親死別,家人也從身邊漸行漸遠,讓雪兒(瑞絲薇斯朋飾演)不得不在海洛因與陌生男人臂彎中尋¬求片刻慰藉,直到婚姻終究瓦解;她年僅二十六歲,生命就已陷入死胡同,再也無路可逃。¬揹起沉重行囊,傷心欲絕的她毅然踏上一趟長達一千英哩的遙遠旅途。沿著美麗又殘酷的太¬平洋屋脊步道,她一步一步嚐盡了孤獨的滋味,也終於面對自己張牙舞爪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