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情書》 耗時六年 首部完整紀錄遠洋討海辛苦電影

《海上情書》 耗時六年 首部完整紀錄遠洋討海辛苦電影

2015年9月30日

由金馬最佳紀錄片《跳舞時代》導演郭珍弟及新導演柯能源共同執導的新作《海上情書》,是兩位導演耗時六年,台灣首部關注台灣遠洋漁業的紀錄片。22日更特別在高雄前鎮漁港舉辦了台灣首次在船上放映的電影首映會!船隻本身也就是《海上情書》片中的遠洋作業漁船,可說是更能身歷其境,親身體會遠洋作業船員的勤奮和背後不為人知的辛苦。包含高雄市副市長許立明、漁業署遠洋漁業開發中心吳信長主任,和文化局、海洋局、社會局的長官以及多位海洋科系教授、學者,皆撥冗參加這次別開生面也別具意義的電影活動。

在電影放映之前,還請貴賓簡單參觀了包含甲板作業、漁網作業區、漁獲儲藏室、船員起居休息室、以及用餐的餐廳…等,讓前來參與的貴賓和媒體都更體會船上作業的辛勞,也讓來賓們深刻感受到遠洋捕魚,一趟至少三年的離鄉背井的孤獨和心境。

許立明副市長表示:「世界鮪魚需求量,至少有一半的產量都是由來自台灣高雄前鎮漁港的台灣男人負責捕撈的。高雄更是一個海的都市,繁忙的港口、大大小小進出的船隻與各式相關的店家與餐廳,以及特有的漁業文化,深植在許多人的成長記憶裡,支撐了許多家庭的生活。」自己也是在漁村長大的,因此可以更能感受他們的辛苦,也特別感謝這一群默默辛苦打拼的基層工作者,更感謝《海上情書》兩位導演,花費了六年時間,才記錄下遠洋捕魚船員在海上的生活點滴,和討海人的認真打拼。

而出品人之一慶富漁業,也是船公司老闆的陳慶男先生也特別出席這次首映會,和導演以及船員表示致意,感謝導演有心要把台灣的遠洋漁業作業情況,介紹給台灣的觀眾,甚至讓全世界也有機會看到,並期盼更多的人能夠理解遠洋漁業的實際辛苦和生活狀況。

郭珍弟、柯能源兩位導演也在現場分享當初拍攝《海上情書》的源起和點滴,是因為許多台灣的廣大勞動階級,也都像遠洋漁業的工作一樣,晨出夜歸的長時間勞動,為了家庭打拼,但也因此和家庭產生隔閡,「缺乏家庭生活」幾乎是勞動階級的共同經驗。想藉由大家更不了解的遠洋漁業工作,感受船員在船上一出去就三年以上,回來孩子就可能出生長大而不認識的特殊討海生活。

現場也找來史上最年輕的漁撈長”,也在片中被紀錄捕捉的葉峻輔為代表,和大家分享船上的特別生活,在被問到還不到30歲就要出去討海,一出門就三年以上,要怎麼交女友,葉峻輔說:「要跟討海人在一起,對方一定要非常獨立,船員自已在船上,也要會處理自己的壓力,面對漁獲不足的壓力,或者精神上的壓力。雖然自己還年輕,但也希望多學習,還把這樣的經驗和知識,傳承給下一代。」最後包括許副市長、吳主任與多位局長、陳總裁和兩位導演一同揮舞象徵著滿載,票房豐收的大旗為《海上情書》之後的上映預祝會有好票房。

海上情書》描寫蓄勢待發的遠洋漁船從高雄前鎮出海,台籍幹部率領來自五湖四海的船員,航向太平洋準備大顯身手。他們義無反顧地踏上追逐鮪魚的旅程,而這一追就是三年、六年、九年,甚至一生。波光嶙峋看著教人心醉,卻怎麼也填補不了對家的思念。海上陸地兩個世界,各自過著漫長的時間。男人出海半年後,不靠照片已記不住妻小的模樣;女人在陸上守著家,殷切盼著愛人早歸;而那個出世後尚未謀面的孩子,已經知道對著相片喊爸爸了…
本日人氣0本週人氣0本月人氣0總人氣191

相關主題

海上情書

海上情書

Trapped at Sea, Lost in Time
一出海,全世界就把他們忘了,他們也忘了全世界。三艘從台灣出發的圍網漁船,由台籍幹部率領一群來自中國的船員,遠渡重洋到赤道海面上追逐鮪魚,敲打著節奏,繞著圓圈撒下大網,彷彿跳著海上的圓舞曲。滿載之際泊入小島卸魚,短暫把酒尋歡,隨即又漂向綿延無邊的大海,日復一日不斷輪迴,而這一追就是三年、六年、九年,甚至一生。海上與陸地,兩個不同的世界,過著各自漫長的時間。男人出海過了半年,不看照片就想不起妻小的模樣;而在陸上的女人守著家,出生到現在還沒見過爸爸的孩子,已經會對著相片喊爸爸了。出海原是為了討生活,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