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三部曲】在台首映 杜可風玩超嗨大喊:「我是台灣人!也是香港人!」

【香港三部曲】在台首映 杜可風玩超嗨大喊:「我是台灣人!也是香港人!」

2015年11月12日

由知名攝影師自編自攝自導的電影作品【香港三部曲】六日在台於金馬影展首映,導演杜可風與製片孫明莉、許志堅也隨片抵台與台灣的影迷見面。一進到廳內看到滿滿的觀眾,杜可風興奮的以「大家好,我是得了皮膚病的中國人,我是台灣人!也是香港人!」向大家開場問好,全場影迷尖叫加掌聲歡迎他,原來是因為他先在台灣住,後來去香港,所以才自稱是台灣人也是香港人…。談起創作理念,他表示當初是為應2014年香港電影節邀請拍攝「美好2014」短片,而後製片孫明莉開始有了延伸創作的想法,大量拍攝了將近一百多位的素人訪談,希望與每個長期居住在香港的「人」溝通,製片孫明莉:「在創作過程的核心是人,人的故事、對世界的想像、回憶及情感。在無數的相遇交談中,把那些生活擷取到電影裡。」杜可風也表示:「這是一個民主的創作過程,這些拍攝反映著時代,我紀錄著,它直接、親切,但可以真切的感受人與人之間的情感。」片中第二段「愚公移山」的故事以年輕人的口吻敘述,並以香港雨傘運動為背景,讓經歷過太陽花學運的台灣民眾看得心有戚戚焉,非常感動,電影即將於年底在台上映。

有趣的是,雖然不是第一次當導演,但難得卸下專職攝影師的身分,媒體訪問和映後QA中一直被稱呼「杜導」的他,著實不習慣,開玩笑地說:「不要叫我『杜導』啦!我是個攝影師,叫我『杜導』我怕失業!」不過事實上是因為他覺得在這部片中,大家都是導演,所有工作人員、演員都是這部片的導演,不是他自己一個人的功勞,所以希望大家還是像平常一樣叫他「老杜」就好。但談起現在攝影媒介,他也表示雖然因為取得方便,人人都可以是攝影師,人手一支手機拍出來的東西也是電影,所以最重要的還是「人」以及「故事」。拍攝【香港三部曲】時,孫明莉製片花了將近一年的時間拍攝了大量的素人訪談,導演杜可風用這些故事拍攝影像。雨傘運動期間常常在金鐘(抗議場地)走跳的杜可風,常常拿起相機就開始了他的拍攝工作,不過常常角逐金馬、金像獎的他也作勢哭狀說:「但也就是說【香港三部曲】不是一個可以拿金馬獎的電影。」真性情的他在媒體和觀眾面前非常直率,也讓大家看到大師非常可愛的那一面。

香港三部曲】由〈開門見山〉、〈愚公移山〉及〈後悔莫及〉三段短片組成,第一段〈開門見山〉是去年香港國際電影節邀請杜可風拍攝的一部短片,講述城市中小孩的希望與夢想。第二段〈愚公移山〉與第三段〈後悔莫及〉在拍攝時正好遇上香港「雨傘運動」,於是杜可風很自然地紀錄了一些年輕人在街頭爭取民主的素材,並將這些片段加入電影中。在完成【香港三部曲】後兩段的角色訪問及場景勘探之後,杜可風於今年初在 「Kickstarter」網站為影片的後續拍攝集資,最終共籌得12.4萬美元進行電影拍攝,團隊訪問過上百名不同背景的香港人,推展出一齣揉合虛實的電影。

本日人氣1本週人氣3本月人氣5總人氣196

相關主題

香港三部曲

香港三部曲

Hong Kong Trilogy: Preschooled Preoccupied Preposterous
「這是一個該還給香港的電影。」──杜可風著名攝影師杜可風,出生於澳洲,年少成為水手,雲遊四方後,於香港落地生根。如今,他以《香港三部曲》回應這座城市近年的苦悶。電影分成「開門見山」、「愚公移山」、「後悔莫及」三段,分別從兒童、青年、老人的視角,吐露港人的希望與嚮往。拍攝期間適逢「雨傘運動」,為這場香港歷史上最大規模的公民抗命留下珍貴紀錄。杜可風與製作團隊訪問逾百位不同年齡、背景的香港人,挑選部分當創作藍本,但他們的企圖不止於紀錄,受訪者根據他們訪談的情節,在實景半紀實半虛構地演出。三段人物頻頻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