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謊言,兩重生活─《替身風暴》

一個謊言,兩重生活─《替身風暴》

2014年8月15日
作者:廖志峰

即使二戰結束多年,早進入後冷戰時期,歷史的幽靈和陰霾仍孱入生活之中,像白布上的紅漬,即使因時移歲往而淡去,也難以抹滅,《替身風暴》(Two Lives)就是以這樣的時代背景,述說一個令人瞠目的離奇故事。

 

這個由真實的歷史事件改編的劇本,本事溯自1935年,當德國佔領挪威時,成立一個名為「生命之源」的組織,專門挑選優秀的納粹成員和挪威女性進行優生計畫,在驚人的種族主義執念下,有一萬二千名的「戰爭兒童」(War Child)因此誕生,成為一個時代悲劇的註腳。納粹垮台後,這些兒童遭受歧視,有些被東德特務組織「史塔西」所吸收,利用他們雙重國籍身分,來進行間諜活動,當然,其中也有人逃脫……。電影《替身風暴》就以一個戰爭兒童的經歷來敘說這個人間慘劇。表面上是戰爭兒童的凱特琳,與母親、丈夫、女兒、孫女居住在挪威,過著平常而安適的家庭生活,但暗地裡,仍不間斷地為東德情報局從事諜報工作。這樣的平靜生活,有一天,被一個熱心的律師打破了,他想要藉凱特琳等戰爭兒童控訴挪威政府,凱特琳真正的身分終於曝光,但更嚴重的是,她一心嚮往、追求的家庭生活,遭受摧毀……。

 

電影的景象,從頭到尾,陰鬱濕冷,把人緊緊包裹住。在這樣的基調下,訴說一個既是諜報,又是時代的悲劇,令人不由自主地發出寒顫,片子不管是外在影像或內心刻劃,都十分沉重壓抑,彷彿籠罩在時代之上的烏雲不曾褪去,天光始終難以射入。這種令人窒息的力道特別彰顯在於對過去不遺餘力地揭露,批判:一方要拚死維護謊言,以保有得來不易的家庭生活,並維持諜報系統:一方對時代的真相鍥而不捨,誓要彰顯公理正義,兩種價值和兩種生活,一直衝擊著脆弱的現實基礎。戰爭兒童的時代悲劇早已無可改寫,但凱特琳藉戰爭兒童的身分所得到的家庭生活,卻因這場控訴而全面崩毀。

 

電影最耐人尋味的地方,在於這個女特務凱特琳,藉頂替戰爭兒童本尊,李代桃僵得來的家庭生活,讓一個家庭二十餘年的倫常基礎一夕潰散,從加害者、共犯,到最後也成為受害者的凱特琳來說,她用謊言換來的人生,至少曾有過真正的愛,支撐她過著這種雙重生活,但這樣在謊言上建基的親情,還不足以應付更龐大的特務機器對人性的宰制。從這裡也可以看出,那在國家社會底層的特務機構,始終存在著和活動著,是人性社會的公敵。

 

電影的結局並不讓人意外,一個反叛組織的人,終究還是只有對私人生活的全面割捨,走上亡命之途,或換一個身分重新開始——但真的做得到嗎?她用假身分所得到的母親,和新的身分得到一個真心愛她的丈夫,並育有一女,成了這輩子活過的紀念,只是在這個用一個假身分所建立的關係中,什麼是真的?什麼是假的?該如何分辨其中成分,成了整部電影中最難以忍受之重,格外令人感嘆。

過去的歷史影響了許多人現在的人生,無法重來的人生、歷史,和不堪的真相,反向激生出最耐人尋味的歷史同情,和時代悲感。

廖志峰 ◎允晨文化 發行人


本日人氣0本週人氣2本月人氣9總人氣789

相關主題

替身風暴

替身風暴

Two Lives
曾兩度入圍奧斯卡最佳女主角的挪威女星麗芙烏曼(Liv Ullmann)在片中有關鍵性的演出。 《假面人生》劇情改編自真人實事,該事件並曾在歐洲喧騰一時。 一名嫁給挪威軍艦艦長的東德女間諜,利用婚姻蒐集情資,卻因一名律師的查案介入,終於引爆她的真實身分。劇情帶到了情報員在職責和情感上的兩難,結局相當令人動容。